首页 股票正文

总经理辞职疑云后,未名医药并表科兴扭亏获5连板,年报亏损2亿仍被出具保留意见

admin 股票 2021-04-29 17:51:56 41 0

  近一年来,未名医药(002581)从寂寂无名到“最牛疫苗概念股”,似乎颇受市场追捧,同时也引得监管的关注,据我们不完全统计,深交所这一年多时间对未名医药出具的关注函高达10封。

  4月28晚间,未名医药(002581.SZ)发布了2020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77亿元,同比下降51.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约1.96亿元。

  此外,公司还发布一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2340万元,上年同期为-6472万元,同比扭亏为盈。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于4月22日发布了业绩修正公告,预计盈利2027万元-3040万元,而此前预计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685万元-3318万元。对于此次业绩修正,未名医药表示,公司获得了参股公司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2021年3月财务报表,因此预计业绩产生变动。

  在公布业绩修正公告后,未名医药已连续获得5个一字板。截至4月29日,该股报收15.52元。不过与去年最高点相比,未名医药的股价已经跌去50%。

  总经理辞职疑云后,未名医药并表科兴扭亏获5连板,年报亏损2亿仍被出具保留意见

  成也科兴败也科兴,

  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未名医药借壳万昌科技上市,主营业务为农药中间体、医药中间体、生物医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恩经复(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和安福隆(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剂)。

  其中,恩经复是未名医药的主打产品,所创造的销售收入占未名医药总营收的比重长期高达60%以上。不过,根据2020年年报,恩经复的营收占比由68.09%下滑到44%,而安福隆的营收占比则由31.89%上升到了55.2%,一度成为公司的核心产品。

  总经理辞职疑云后,未名医药并表科兴扭亏获5连板,年报亏损2亿仍被出具保留意见

  与此同时,尽管恩经复、安福隆这二款产品的毛利率较去年分别下滑了6.96%、0.54%,但是仍处于较高的位置,分别为84.32%、77.12%。

  未名医药在借壳上市后,2016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7%,归母净利润更是高达4.18亿元。但此后就发生大的转变,2017年公司的业绩略有下滑,到了2018年则直接进入亏损状态。

  总经理辞职疑云后,未名医药并表科兴扭亏获5连板,年报亏损2亿仍被出具保留意见

  未名医药业绩发生骤变有两个原因:首先,被划入子公司未名天源旗下的万昌科技相关业务盈利下滑,在2018年甚至出现了停产,并且计提了1.62亿商誉减值;其次,在2017-2019年期间,会计师事务所未能全面充分接触北京科兴的财务资料,导致会计师事务所对未名医药公司2017-2019年度财务报表发表了保留意见。

  但未名医药的利润却又十分依赖北京科兴,根据2020年年报,会计师事务所在对北京科兴2020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时,获取了2020年度财务报表、会计账簿并进行了查阅,确认了未名医药对北京科兴投资收益为1.11亿元。但因未能获取其他的审计证据及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无法就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以及未名医药公司之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确认的2020年度对北京科兴公司的投资收益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这些金额进行调整。

  也就是说,会计师事务所对2020年年报再次发表了保留意见。

  虽然2019年归母净利润有所回升,但是2020年又再度出现亏损。根据2020年年报,未名医药实现营收2.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1.23%;归母净利润-1.96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409.13%。

  未名医药与北京科兴的爱恨情仇始于2016年美国上市公司科兴控股开始筹备私有化项目。据悉,北京科兴为两个股东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资方股东为未名医药,占股26.91%;外资方股东为科兴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占股73.09%,而科兴控股(香港)是美国上市公司科兴控股的全资子公司。由于北京科兴是科兴控股唯一的主要生产运营实体,因此,中外双方股东对北京科兴控制权的争夺成为纠纷的核心。

  究竟是“辞职”还是“免职”,

  说好分手却不体面

  4月26日晚,未名医药还就此前总经理辞职事件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进行了回复。

  在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未名医药表示,2020年10月,丁学国以口头形式向董事长潘爱华等人申请辞去总经理;2021年4月9日,董事长潘爱华当面与丁学国确认并同意了其辞呈,随后,向公司董事会发出了同意总经理辞职的函;然而4月11日,丁学国向董事罗德顺否认同意函中关于辞职的事项。

  4月12日,未名医药披露总经理辞职公告,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出具的关于同意丁学国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的函。但4月13日,未名医药又召开董事会且通过免去总经理的议案,并表示为了公司平稳运营发展、减小总经理辞职对公司的影响。

  也就相隔一天,蹊跷的事情就发生了。另外,虽然免职议案在4月13日的董事会上获得通过,但董事于秀媛投出了一票反对,其理由是丁学国从未以任何形式提出辞职,突然免除主要高管会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

  之后,便有了总经理究竟是“辞职”还是“免职”的蹊跷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投反对票的董事于秀媛在回复公告中称,丁学国本人表示从未以任何形式提出过辞职,亦未提交书面辞职信或辞职报告,其本人是“被辞职”,并且在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出现严重亏损后,为解决大量资金被大股东占用、搞活企业生产经营等方面做了有成效的工作。

  不过,未名医药在回复公告中列出了数条丁学国任职期间因未能忠实勤勉履职、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问题而被监管出具警示函和公开谴责,此外,鉴于公司近年度业绩较同期大幅下降,丁学国作为公司及子公司高管对此负有经营管理的主要责任。

  针对这一系列“辞职疑云”,我们尝试向未名医药方面求证,不过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目前来看,2021年一季度的突然并表,给多年来处于业绩“阴霾”下的未名医药似乎带来了一丝光明,不过就从总经理辞职一事来看,公司内部治理问题并不少,是否能延续下去还要打个很大的问号。

1.gif

总经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